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是兩年前來到這家在行業內很知名的公司的。因為來得晚,客戶基本都要自己開發,以前往來一些大客戶因為與現在的公司客戶有重疊,就由公司的原來的銷售繼續維護。公司的業務主要是來自工程需求,所以一筆訂單的銷售收入少則幾十萬元,多則數百萬元。我聽說外高橋內某處正在籌建廠房,所以就托人要來了這家公司工程部負責人的電話。沒想到,他一聽清我的意圖就直截了當地拒絕了我的面談的要求,他說已經找到了供應商,而且彼此一直合作很瞭解,要我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煩他。 我還沒緩過神來,他電話就掛斷了。事後幾個銷售有點幸災樂禍地勸我,說這個人是個出名的怪脾氣,軟硬不吃。我沒轍了,不敢再打電話給他。好在現在有電子郵件,逢年過節「應景」發份郵件給他祝福一下,公司有什麼禮品也不忘送一份給他。Email過去了從來沒有回復。直到有一次,公司贊助了一個歌星演唱會,我寄了兩張票子給他。那天,他打電話來冷冷地說「我不喜歡看什麼演唱會,以後不要浪費」,我忍著脾氣說我也不喜歡看歌星演唱會,都是公司裡在談情說愛的年輕人結伴去看的,我不去多了兩張票才送給他的。我有點報復地說,以後有這種事不會再煩他了。沒想到,他卻態度來了個180度的大轉變,問我現在公司待遇好不好,並說他有個年近30歲的妹妹還沒有結婚,問我的公司有沒有合適的人介紹給他妹妹。我聽了真是又氣又笑,不過我還是給他妹妹介紹了幾回,當然這裡有「發展客戶」的動因。 我逐漸和他接觸起來。知道他臥病在床的母親一直擔心女兒的婚姻大事,他為了寬母親的心,所以才冒然要我幫忙的。我感慨於他的孝心,也曾介紹幾個醫生為他母親看病。後來,他妹妹和我介紹的一個男青年戀愛結婚了,他母親的病卻沒有起色。他母親去世時,他在我面前痛哭並感謝我的幫助。我很觸動地看到一個長期壓抑的人在我面前的徹底宣洩。 不用說,他成了我和我家人的朋友。我到他的公司參觀,他也到我的公司來看產品、談業務。我得意地感到我的銷售同事在見到他時投向我吃驚和佩服的眼光。至今,我和他的公司已經達成了幾百萬元的銷售合同,我能在兩年裡就當上副經理也很沾了和他朋友關係的光。有時候我想,我得感謝他,如果不是他對我談他的私事,讓我幫上他的忙,我和他之間就不會有深厚友誼。而關於他妹妹和母親的事,我敢斷言以他的性格,他的很多同事也不知道。 案例二就這樣被好友出賣 辦公室裡沒朋友,我對這句話深信不疑。我的前一份工作也是任人事經理。在前公司任職一年後,公司來了一個行政人事總監,是個女的,曾在澳大利亞留學兩年。外來的和尚會唸經,公司如此決策我也沒辦法。剛開始,彼此都還客氣,我按部就班地工作,根據她的要求向她匯報,有時她也會問我一些情況,比如員工和部門關係,以及公司一些規章等,我不清楚她的意圖,所以也不鹹不淡地搪塞她,我想她也清楚我的態度。 公司裡,有時在電梯裡或茶水間裡,總有些同事向我打聽「新來的總監怎麼樣」「什麼背景」甚至有人問我「她年紀多大」,我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所以擺出一問三不知的樣子應付那些無聊的好奇者。我在公司裡有個好朋友,我們經常一起吃午飯,有時晚上也一起去酒吧喝點酒。對他,我不隱瞞我的情緒,再說他在市場部也礙不著我的事。自從新的總監來了後,我們午飯的話題常談到她。我當然不滿公司這樣的安排,灰心自己在公司的升職無望,他也不時抱怨他的上司常逼著他們趕時間、加班。有一次,我和總監為一件事出現意見分歧,晚上在酒吧我大倒苦水,說和這位女上司相處如何困難,還談了不少她在工作中的錯誤和短處。我至今還記得,我的那位朋友一個勁地勸我想開些,說了不要和女人一般見識的話。第二天,我曾經有些後悔前一天晚上的衝動。你知道,人事經理知道很多公司的機密內容,為人處世應該保持低調和內斂,但是又想和好朋友說應該不會有事,況且他也常在我面前「揭發」他的上司。 但是,自從那次晚上酒吧「暢言」後,我和總監的關係逐漸僵化。我開始感覺做什麼事都不順起來。她對我態度越來越不友好,我很多建議她都予以否決,甚至在開會時公開批評我,而她稍加改換我的意見拿到總經理那裡又成了好建議,她招聘了幾個新人到我部門,對於她的行為我一概理解為「女人的小肚雞腸和陰險毒辣」。直到我手下的培訓經理離職,她馬上安排了一個新的培訓經理,並插手管理公司的培訓計劃和課程時,我忍無可忍了,我和總監的矛盾公司上下都知道了。好在,我早就開始找新出路,不久我向總經理遞交了辭職報告。沒有想到的是,大概在到現在的公司上班半年左右,我透過餐館的玻璃窗,竟然看見我的好朋友在和總監一起友好就餐。我幾乎昏倒,我打電話向原來的同事證實,原來我好朋友的太太和總監是關係很好的大學同學,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被人賣了還幫他數錢。為此,我頹喪了好一陣子,想我也算為人謹慎,經驗老到的了,還是難免給朋友出賣,辦公室裡還有真正的友誼可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