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6 Reads)
讀過大仲馬的《鐵面人》和雨果的《悲慘世界》的人都知道,巴士底廣場是法國血腥歷史的寫照,兩百多年前,這裡還矗立著法國皇帝的森嚴監獄。那時,這裡絕不是個善待客人的地方。   然而,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巴黎民眾攻佔巴士底堡壘,君主制度一夕崩潰,起伏坎坷的巴士底廣場自此成了巴黎人狂放自由的舞台。   巴士底廣場上現在是大歌劇院的玻璃圓牆代替了陰沉的石頭,王權的殺氣早已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咖啡和酒的香氣,是青春的朝氣,是時尚的妖魔之氣。今天的巴士底廣場忘記了路易十四,沒有監禁與懲罰,有的只是自由與藝術,時髦與顛覆。它的客人個個都顯得熱情奔放,肆無忌憚。   巴士底就在老城和外圍街區的交接點上,離市中心以及名聲顯赫的香榭里捨大街或是共和廣場都只有幾分鐘的車程。   巴士底廣場的來客大多是年輕人,他們來此很少乘車,多數時候都是腳登旱冰鞋滑來的;更囂張的,就開著大馬力的冷金屬感摩托車。不論男女,身上穿的都是最新潮的時髦衣服,但並不是那些眾所周知的大牌子。他們認為,那種全世界都能買到的衣服是大眾的,他們只鍾情自己偏愛的、更小眾的設計師。這些人使巴士底廣場成為巴黎最有前衛感的流行天台。如果你是一個外來客,行頭和氣質沒有幾分酷勁兒,那就趁早躲遠點。即便只想當看客也不行,一個行頭不入流的人在這裡停留不到3分鐘,即使別人不向你投來奇怪的眼神,你也會很快感覺到自己是個怪物,是不和協的因子。甚至,你會覺得一個不酷的人是多麼的可恥。   巴士底廣場的反叛氣質不只是在人群中才能感受得到,作為廣場主體建築的巴士底歌劇院,也扮演了一個顛覆者的角色。這座被認為是歐洲最大的歌劇院之一的建築,由壯觀的玻璃帷幕和黑灰色的大理石柱廊構成,從裡到外都具有濃厚的後現代氣質。如此新潮的現代建築赫然聳立在巴士底廣場的中心交叉位置,並成為巴士底今天的前衛地標,這樣鮮明的反差和衝突,構成廣場一個很酷的背景。   歌劇院把巴士底廣場的輻射區分成了兩半。一邊是老鐵道橋改造的花園長廊,長廊上層是蔓延數公里的人行道,底下每個橋拱裡都是很有特色的手工藝商店、設計室或者畫廊。   另一邊,就是著名的聖安東尼城郊大街。「城郊」是延襲古時的叫法,其實這條大街早就成了巴黎城區的一部分。雖然保持了19世紀之前的外觀,但早先那些聞名全巴黎的老式傢俱鋪子、皮革店、畫框店,現在都慢慢被年輕人的時裝店和酒吧取代了。年輕的藝術家、設計師把這裡當成試驗據點和創意的天堂,擺弄出無數稀奇古怪的店舖。老木匠間變成了時髦酒吧,鎖櫃鋪子開了探戈舞廳,手工皮革師傅被城裡最熱門的調酒師佔了位置……   巴士底廣場周圍上千家咖啡店一圈排開,那些擺在露天的椅子一排一列,陣勢浩大,洶湧澎湃。   來此享受生活的人們,大多喜歡坐在露天的椅子上喝咖啡或者品酒。也有吃著大盤的脆綠沙拉,那是告訴你他如何懂得生活的品質;一個人喝大瓶紅酒的是今天放假,隨時有搭話的心情。比較喜歡含蓄、不想跟人爭風頭的都坐在內廳,或者泡在出名的甜品店二樓慢慢地品嚐雅致的點心,喝英國式紅茶。